当前位置:首页> 行业动态 >放大镜 | 好人和坏人的「限度」、情绪为大
  • 老白和我
  • 放大镜 | 好人和坏人的「限度」、情绪为大
  • 发布时间:2022-05-13 14:20:02

  • 《放大镜》系列第二篇。



    好人的上限和坏人的下限


     有一次坐公交车回家,上车坐下没多久看到一个妇女拉着一个两、三岁的小孩上车,小孩手里攥着公交卡,妇女带着孩子走过刷卡机时啥反应也没有,只说了一句话:等下来刷卡。随后又对着空气说,等下叫叔叔来帮刷卡。她身后并没有跟着人,原来她指的“叔叔”是乘务员。不知道车里其他人怎么想,说实话我在一边突然有点嫌弃她(现在想想,其实我如果平时有助人为乐的好习惯,应该主动向前提出帮她刷卡,看来我素质还是不行)。当我还在回味时,过了一会儿才听到妇女平淡地说了一句:帮刷下卡。一个敬语都没有。

     

    求乘务员的心理阴影面积。

                                       


    是什么让好人好事变得无比尴尬?是什么阻止了我大发善心帮助这位妇女?从公平性上说,这事对乘务员来说最不公平,因为他没有选择的权力,不做好人只能做坏人。车上其他人还可以装聋作哑,做个稳妥的中间人,但乘务员不行,最后蔫蔫的男乘务员果然去帮她拍了刷卡器。从公正性上说,乘务员还是吃哑巴亏,因为没有一个绝对的公正代表在现场,也没有法律法规规定乘务员有权拒绝帮乘客刷卡,相反还有一车的乘客为乘务员不“在其职谋其政”担当见证者——有多少人能做到真正公正?帮理不帮亲这句话也不知道从哪里传出来的,但是《论语》中却有“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的故事,而且被认为是一种优秀价值观的体现。从公开性上来说,乘务员更没有优势,全车人大概没有几个是听力有障碍的,都能听见妇女的诉求,虽然她是对着空气说的,更何况乘务员穿着工作服,在一辆代表着公司形象和利益的交通工具上,不具备隐瞒身份的条件。所以,从公平、公正、公开三个角度上来看,我眼里的好人都处于下风。由于我是一个并不是十分热心帮助人的人,而且当时乘务员估计已经上了一天班,整个人蔫蔫的没力气主动上前帮助妇女,所以才导致这件事变得这么尴尬。

     

    由此,忍不住想到,是不是多数人都习惯于给好人设很高的上限,反之,给坏人设很低的下限?

     

    人们对于好人的想象由来已久,尤其是崇尚修身养性的中华民族,在我们的文化中,做好人的标准很早就有规定。对好人的崇拜固然是一个设定极高上限的理由,但这也不妨碍对好人立定“下限”吧?“只要如何如何就是好人”,这样的话听起来更像是鼓励人改过自新的话,而不是对好人的褒奖。而“XX太好了以至于……”才像是对好人的褒奖,也就是说好人可以无限好,却不可能刚好达标。(跟上学时“60分万岁”的原则简直背道而驰。所以,大部分人毕业之后还能好好生活吗?不能吧。)



    照这么看,如果要通过“上限”看好人,那坏人就该看其“下限”。一个人没有下限地干坏事可以被称为坏人,关键是如果多数人倾向于看一个人最坏有多坏,去窥探那个未知的“下限”,可能会无力或忽视去分辨好与坏的边界,去关注坏人的“上限”。骚扰、歧视、欺凌,最近这类新闻有不少,比如最近爆出来的多起国内外性骚扰事件,AB生理期上节目被泼冷水引发欧洲媒体讨论男女平权问题,多起校园霸凌事件等等。其中,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摩根·弗里曼被控告性骚扰,这个熟悉的好人面孔好多人都认识,因此也有好多人无法接受这个新闻,甚至有人听说这个消息,比知道了他死了还难受。现在看来,他对这个事件的回应,正像把自己当做一个游离在坏人“上限”的人:“如果有任何人觉得不适活没被尊重,我道歉——我绝对不是有意的。”

     

    关于AB生理期上节目被泼水的事情,在网上引起很多网友讨论,有人说她不敬业,有人说女生生理期可以理解,但我觉得多数是带情绪的讨论,如果能规定一个允许“作恶”的“上限”,是不是就会没有这么多讨论,或者满足某些故意抹黑,那些“下限”爱好者的围观,而对“下限”的追求,有时候看起来更像媒体的一种低级趣味——话又说回来,那些即使最轻微的“丑闻”制造者和围观者,他们的行为难道不应该被划入坏人的“上限”?



    坏事不一定要做到“尽”才叫残忍,不易觉察的伤害,破坏性已经很大。

     


    情绪为大


    上周末去798逛了逛,因为去得太晚,正儿八经就看了一个叫“Instagram摄影展”的展览,这个展在离“大山子路口南”公交站最近的那个入口进去,大概走50米就到了。展览收集了各种色彩缤纷Ins风格的摄影作品,但一开始吸引我的是展馆的名字,叫“情绪美术馆”,这就有点戳中观众痛点的意思了。展馆的摄影作品确实很有想象力,尤其对于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来说,似乎能很好地刺激灵感。


    (图片来自网络)

    摄影展上不同的色彩碰撞表达了不同的情绪,也引发不同人的情绪反应。人们习惯被情绪主导,情绪背后仿佛藏着一整座宇宙的未知力量。尤其从最近体验的一些事情上来看,的确“情绪为大”。



    前段时间好几个微信公众大号都转发了一个新闻,新闻梗概是一对情侣因为吵架,男的怂恿女的跳楼,说你跳我就跳,结果女的真的坠楼而亡。这个新闻只要把梗概写成标题就足够吸睛,更何况点开阅读后还发现有更多让人无语的内容,总之就是又插入了一个在文中被成为前女友的人,这个男的在和她在一起时,也算是一对网红情侣。分手后,现任女友和这个男的遭到了网络暴力(网红情侣撕逼,求锤得锤的事情在微博都能上热搜),加上俩人情绪上的处理不当,最终导致了悲剧的产生。

     

    “相爱没那么容易,每个人都有他的脾气。”

     

    其实仔细看新闻可以发现,女生情绪失控坠楼和摄入过量酒精有很大关系,而男生情绪失控怂恿女生跳楼,则已经涉嫌故意谋杀。最后会不会因为“情绪为大”,影响对男生的审判结果,只能看法庭最后的判决。一起又一起的悲剧真的在用血的教训告诉所有人控制情绪的重要性,实在有情绪要宣泄,有什么是表情包不能解决的?

                                   


    不过一向遵守“情绪为大”原则新闻媒体就没有放过这个引爆大众情绪的点。

     

    这样的感受主要是新闻里那几大段不知道是否还原事件的描述带来的。在一篇报道中,新闻事件的描述,简直就跟小说一样,人物心理活动都写得很详细,主观情绪更渲染得不比普通的小说差,“照顾读者情绪”为大嘛。这让本来已经对这个新闻感到很无语的我更加无法表达情绪,因为通过新闻报道这样的情绪传达后,整件事变得更加荒唐和不正经,无论怎么表达,给人的感受都是对生命的不尊重。



    (截图来自媒体报道)

    推动“情绪为大”的氛围,围观群众也不能缺席,但围观中最尴尬的情况还不是以上我说的那种无从表达的尴尬,而是把是非颠倒。最近关于王凤雅小朋友的新闻受到了众多关注,最终的事实和一开始报道的情况不符,然而很多网友没有在真相最终浮出水面前,情绪上已经“走得很远”,对当事人家属进行了不同程度的骚扰和语言攻击,也就是所谓的网络暴力。尽管很多网友后来对当事人家属进行了致歉,这种尴尬的气氛恐怕一时间是难以散去的,何况对别人造成的“误伤”。


                                      


    可能每个人情绪的点不一样,但情绪性的和理性的表达之间的差别,也许就是不受任何一方情绪的影响。


    在“情绪为大”的战火硝烟中,还有一个群体“死得伟大”(这段是为我一个朋友写的)。我一个朋友前段时间在公司的公众号上发了篇微信文章,本来还很顺利,没想到回复了个别网友情绪性的留言后,被她的老板骂惨了,说她不注意网友言论的敏感信息。具体网友说了什么不便透露,她当时情绪激动地给我说自己没错,是网友过度联想和解读。我很理解她,也很同情她,因为“情绪为大”,造成了部分人的妥协和不自由,这个事情只能自己调整情绪了(后来请她吃了顿饭,情绪就调整过来了)。


    情绪既是一个挠人的小妖精,也是一个暧昧的情人,在艺术创作上尤是。

     

    最近连续看了几个科幻和惊悚题材的小说和电影,《湮灭》的电影版和小说,电影《寂静之地》、《异形》和小说《北京折叠》,全部看完之后发现了情绪在其中起到的作用,不管是正向还是反向。


    (图片来自《异形2》海报)

    从正向来说,我觉得不渲染情绪的硬科幻题材是没有前途的。之前就说过《湮灭》电影版拍得不好看,所以专门去看了小说,最后发现小说也挺枯燥的,仅仅是个人感受啊。尽管作者展示了瑰丽的异世界图景,也塑造了一个女科学家形象,但并没有带给读者(我)太多情绪上的体验,反正我看着不会跟着主角一起恐惧,一起思考,一起经历那个“真实”存在的世界。因为情绪感染不到位,同时又缺乏有效推动情节的悬疑因素,很难看下去。对比之下,另一部科幻题材小说《北京折叠》就正好相反,虽然没有太多科幻因素,但想象力加上情绪带动力还是能收获一些好评,毕竟还是提名了雨果奖。

     

    从反向来说,对于情绪占优势的惊悚题材来说,如果剧情出色,就可以跳出类型片的桎梏。我是这么觉得的,最有说服力的原因就是,我一个本来对惊悚片没什么兴趣的人,却能被《寂静之地》和《异形》吸引,当成悬疑片来看,这完全摆脱了我对惊悚片的印象——依靠音效和恐怖镜头,制造视觉冲击;利用心理暗示,打乱人的基本常识。全都为了激发人内心的恐惧感。但是这两个电影就不是这样,就算出现了紧张的镜头,也是配合着剧情的情绪集中爆发,不会打乱观众的观影逻辑,所以看完不会留下恐惧的印象,看完最多只觉得是灾难片,够不上惊悚。然而说起灾难,又比一般的灾难题材高级。总之,我觉得这俩电影很行,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在豆瓣吐槽《寂静之地》。

    《异形1》中生化人在被毁灭前有一段台词,说出了做一个人类和异形生物的区别,这是一个“坏人”会说出的话,但也说明人类没有情绪,没有认知肯定是不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