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迷你小镜子联盟

低头是一片天:天空之镜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每年12月,南美玻利维亚的雨季就开始了,几场雨过后,乌尤尼盐湖开始积水,无风的时候,将近1万平方公里的湖面上没有一丝波纹,像一面巨大的镜子,形成绝对完美的反射,行走之上,仿佛漫步天际,抬头是天,低头是天。

在乌尤尼,你会感觉任何的影相记录都不如目之所及,那种浩瀚无垠那种天地交融那种至纯至美,无以言表。

乌尤尼盐沼形成于安第斯山脉隆起的过程,大约在4万年前,乌尤尼盐沼所处的区域是一个巨湖,之后逐渐干涸,形成两个大盐沼:乌尤尼盐沼与科伊帕萨盐沼(来自百度)。

▲不是身临其境,很难想象眼前此番景象

收拾行李时接到朋友的电话,说你千里迢迢跑到那么高的海拔就是为了照一照大镜子?我笑她无趣,她笑我疯狂,但无论如何,对天空之镜早已心生向往,就冲它那么“与世隔绝”的美。

天空之镜,大地之镜

无论你看过多少天空之镜的照片,都不会有一张是重复的

相对于到此一游的客人,世代居住在安第斯高原以采矿采盐为生的原住民,眼前的美景日复一日,没有惊艳,没有浪漫,只有生活。

当地居民大多居住在离盐湖不远的科尔恰尼(Colchani)小镇,小镇十分简陋,基本上是用盐砖搭建的房子,外观看上去有点像土坯房。镇上大约几十户人家,多数是19世纪末,英国人修建铁路时征集的劳工后代。据说1892年铁路修建完成,但因为地理人文以及各种原因使当时的采矿工业发展缓慢,到了20世纪40年代完全败落,铁路也随之废弃,他们的祖先开始了盐工的生活。


现在火车墓地成了游客必来的一个景点

采盐并没有季节之分,通常盐工们会把盐湖的盐堆成堆晒,一段时间后再运回自己家里放在院子里晒,然后还要烤干。再通过机器把盐粒加工成粉末,每7000公斤的盐添加1公斤的碘,再包装就可以出售了。

64岁的HUAN在10岁的时候随父母到乌尤尼,后来他成为一名“靠盐吃饭”的盐工。HUAN家住在小镇最主要的街上。街是土路,两边都是卖纪念品的摊位。穿过一个纪念品摊位,后面就是HUAN家的院子。


纪念品质量并不是太好,但都挺有特点,游客也多有购买

院子不太大,一侧的房子里的靠墙的地方有一台加工盐的机器,地上是经过加工的盐以及各种包装袋。HUAN说现在盐的生意不好做,通常他的盐是有客户专门来订货,每天最多能生产5000公斤,50公斤的盐售价是2美金,也有一些游客会买。


HUAN的家里就是一个小的盐加工厂,他现在靠卖旅游纪念品为生,偶尔也会做些盐的生意,聊天时我看到他的墙上写着,聊天拍照请付小费。

近几年随着天空之镜的名气越来越大,世界各地的游客慕名前往,HUAN和其他人一样开始做旅游的生意,夫人在家门口“练摊儿”,他则开车载客,开了5年的车,让他赚到了不少钱。HUAN有7个孩子,他用开车赚到的钱供孩子读书,现在5个孩子都已经大学毕业,还有两个正在读书,HUAN说,他的孩子都有自己的工作,不会再做盐工。


游客乘坐的车基本都是丰田越野,当地人把排气管加长并升到高处保证水中行驶安全。

现在,靠盐吃饭的当地人越来越少了,小镇家家户户都做起了和旅游相关的生意,这比他们做盐的生意要赚的多。乌尤尼著名的盐砖酒店就是当地人开发的旅游生意。

乌尤尼一共有三家盐砖酒店,酒店的建筑材料都是用的盐砖,包括酒店内的“沙发”、“床”、“餐桌椅”等,特色的经营理念,优越的地理位置,吸引游客优先选择住在这里,在旺季,如果不提前预定很难有空房,这也让老板们获得不错的收益。


当地人在盐湖中切割整块的盐砖,然后晾干使用,现在除了盐湖的酒店使用盐砖做材料外,稍远的乌尤尼市甚至拉巴斯也有商人开始使用盐砖做建筑材料。

特色盐砖酒店,住在这里三个晚上,似乎大堂经理、前台、客房都是他一人兼职。

酒店大堂,很有特色不是吗?

翻译夏雨是北电毕业的玻利维亚姑娘,她告诉我们,乌尤尼盐湖的盐大约有11米深,盐之下是110米的土,土的下面是水,还有大量的锂。夏雨说,玻利维亚的矿产十分丰富,当年英国人修铁路就是为了运输开采的银矿。在路上,夏雨随手指给我们看了几个国家的矿场。

在专业的网页上查到,玻利维亚矿产资源极为丰富,有矿业共和国之称,被誉为世界上矿产资源蕴藏最丰富的地区之一,有大型的铁、锰、钾、锂、铜矿床。在玻利维亚北部和西部的河谷中,可以看到私营合作社和个体淘金者在河滩上选金,他们常常可以碰到50克或者更大的金块。

有报道说玻利维亚政府对本国的矿业开发持谨慎的态度,他们担心国外企业对他们的矿产过渡开发和掠夺,他们希望按照自己的想法有计划的开采。


▲翻译夏雨说,东方游客喜欢在1-3月来乌尤尼看有水的天空之镜,西方游客喜欢7-8月来乌尤尼看干裂的盐湖,我问为什么,她可爱的说不知道(三个字发声都是一声)。

在和HUAN聊天时我时不时地会赞美天空之镜之美,而HUAN则不以为然地笑笑。我说,每天低下头都能看到一大片天空,多么奇妙,他说,我看到那是盐……是,在游客眼里那是奇妙的美景,令人窒息的美,足够我们一生回味;在HUAN和他的家人眼里,那是盐,下面有富矿,他们要在那里辛苦的讨生活,那也是他们的天!


原本这次想看天空之镜的银河,可是运气不好,但是傍晚的红霞也足以让我感到不虚此行。人不能太贪了,希望能有下次。

每年12月,南美玻利维亚的雨季就开始了,几场雨过后,乌尤尼盐湖开始积水,无风的时候,将近1万平方公里的湖面上没有一丝波纹,像一面巨大的镜子,形成绝对完美的反射,行走之上,仿佛漫步天际,抬头是天,低头是天。

在乌尤尼,你会感觉任何的影相记录都不如目之所及,那种浩瀚无垠那种天地交融那种至纯至美,无以言表。

乌尤尼盐沼形成于安第斯山脉隆起的过程,大约在4万年前,乌尤尼盐沼所处的区域是一个巨湖,之后逐渐干涸,形成两个大盐沼:乌尤尼盐沼与科伊帕萨盐沼(来自百度)。

▲不是身临其境,很难想象眼前此番景象

收拾行李时接到朋友的电话,说你千里迢迢跑到那么高的海拔就是为了照一照大镜子?我笑她无趣,她笑我疯狂,但无论如何,对天空之镜早已心生向往,就冲它那么“与世隔绝”的美。

天空之镜,大地之镜

无论你看过多少天空之镜的照片,都不会有一张是重复的

相对于到此一游的客人,世代居住在安第斯高原以采矿采盐为生的原住民,眼前的美景日复一日,没有惊艳,没有浪漫,只有生活。

当地居民大多居住在离盐湖不远的科尔恰尼(Colchani)小镇,小镇十分简陋,基本上是用盐砖搭建的房子,外观看上去有点像土坯房。镇上大约几十户人家,多数是19世纪末,英国人修建铁路时征集的劳工后代。据说1892年铁路修建完成,但因为地理人文以及各种原因使当时的采矿工业发展缓慢,到了20世纪40年代完全败落,铁路也随之废弃,他们的祖先开始了盐工的生活。


现在火车墓地成了游客必来的一个景点

采盐并没有季节之分,通常盐工们会把盐湖的盐堆成堆晒,一段时间后再运回自己家里放在院子里晒,然后还要烤干。再通过机器把盐粒加工成粉末,每7000公斤的盐添加1公斤的碘,再包装就可以出售了。

64岁的HUAN在10岁的时候随父母到乌尤尼,后来他成为一名“靠盐吃饭”的盐工。HUAN家住在小镇最主要的街上。街是土路,两边都是卖纪念品的摊位。穿过一个纪念品摊位,后面就是HUAN家的院子。


纪念品质量并不是太好,但都挺有特点,游客也多有购买

院子不太大,一侧的房子里的靠墙的地方有一台加工盐的机器,地上是经过加工的盐以及各种包装袋。HUAN说现在盐的生意不好做,通常他的盐是有客户专门来订货,每天最多能生产5000公斤,50公斤的盐售价是2美金,也有一些游客会买。


HUAN的家里就是一个小的盐加工厂,他现在靠卖旅游纪念品为生,偶尔也会做些盐的生意,聊天时我看到他的墙上写着,聊天拍照请付小费。

近几年随着天空之镜的名气越来越大,世界各地的游客慕名前往,HUAN和其他人一样开始做旅游的生意,夫人在家门口“练摊儿”,他则开车载客,开了5年的车,让他赚到了不少钱。HUAN有7个孩子,他用开车赚到的钱供孩子读书,现在5个孩子都已经大学毕业,还有两个正在读书,HUAN说,他的孩子都有自己的工作,不会再做盐工。


游客乘坐的车基本都是丰田越野,当地人把排气管加长并升到高处保证水中行驶安全。

现在,靠盐吃饭的当地人越来越少了,小镇家家户户都做起了和旅游相关的生意,这比他们做盐的生意要赚的多。乌尤尼著名的盐砖酒店就是当地人开发的旅游生意。

乌尤尼一共有三家盐砖酒店,酒店的建筑材料都是用的盐砖,包括酒店内的“沙发”、“床”、“餐桌椅”等,特色的经营理念,优越的地理位置,吸引游客优先选择住在这里,在旺季,如果不提前预定很难有空房,这也让老板们获得不错的收益。


当地人在盐湖中切割整块的盐砖,然后晾干使用,现在除了盐湖的酒店使用盐砖做材料外,稍远的乌尤尼市甚至拉巴斯也有商人开始使用盐砖做建筑材料。

特色盐砖酒店,住在这里三个晚上,似乎大堂经理、前台、客房都是他一人兼职。

酒店大堂,很有特色不是吗?

翻译夏雨是北电毕业的玻利维亚姑娘,她告诉我们,乌尤尼盐湖的盐大约有11米深,盐之下是110米的土,土的下面是水,还有大量的锂。夏雨说,玻利维亚的矿产十分丰富,当年英国人修铁路就是为了运输开采的银矿。在路上,夏雨随手指给我们看了几个国家的矿场。

在专业的网页上查到,玻利维亚矿产资源极为丰富,有矿业共和国之称,被誉为世界上矿产资源蕴藏最丰富的地区之一,有大型的铁、锰、钾、锂、铜矿床。在玻利维亚北部和西部的河谷中,可以看到私营合作社和个体淘金者在河滩上选金,他们常常可以碰到50克或者更大的金块。

有报道说玻利维亚政府对本国的矿业开发持谨慎的态度,他们担心国外企业对他们的矿产过渡开发和掠夺,他们希望按照自己的想法有计划的开采。


▲翻译夏雨说,东方游客喜欢在1-3月来乌尤尼看有水的天空之镜,西方游客喜欢7-8月来乌尤尼看干裂的盐湖,我问为什么,她可爱的说不知道(三个字发声都是一声)。

在和HUAN聊天时我时不时地会赞美天空之镜之美,而HUAN则不以为然地笑笑。我说,每天低下头都能看到一大片天空,多么奇妙,他说,我看到那是盐……是,在游客眼里那是奇妙的美景,令人窒息的美,足够我们一生回味;在HUAN和他的家人眼里,那是盐,下面有富矿,他们要在那里辛苦的讨生活,那也是他们的天!



大家都在看这些??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转载请联系后台

点击以下封面图

一键下单新刊「认识流感」

▼点击阅读原文,今日生活市集,发现更多好物。


举报 | 1楼 回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