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迷你小镜子联盟

只是想看很多很多荷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华师华农白云山中大都有荷塘,为什么非要走远呢。

我只是想看很多很多的荷。


周末去三水荷花世界,下了一场暴雨,也不是看荷的最佳时节。没有惊艳,倒也有了一次雨中看荷的体验。风一吹,荷叶上的雨水落下来,哗的一声,以为是鱼在跳跃。很是有一种趣味。有一片低矮一点的品种,密密咂咂的,像一群俏皮的小孩子在嬉闹,甚是可爱。


拿起相机来,恨不能把每一朵花都照下。有时说算了,可走远了还是要回头。仿佛那荷花在背后失望地朝我看。


也许每个人拍的荷花都一样,但我想能拍出一朵自己的荷花来。这需要沉浸在荷花的世界里,找到那一朵会与我说话的荷花。


没有技术的拍摄,只是表达我眼里的荷花世界。没有尽情,也没有尽兴。






































昨夜暴雨,和儿子一起选出这些花来。我相信他的眼光高我一筹,哪怕放弃自以为还可以的。


一些与荷有关的情绪——很个人的


六月本是看荷的最好时节。六月在湖南,岳阳团湖的荷应是开得最茂盛的。四月去过,五月去过,却总是不能在应节的时候去。在湖区长大,都没有划过小船深入到荷塘中。缺失和阻滞自小就留下了烙印。十里八里外就有荷,我为什么不能去?!十里八里外就有荷,我们那里为什么就没有荷。


6月24,《荷花的生日》,才知道有这样一个关于荷花的节日。我却奔波在回广州的路上。在湖南小住的日子里,仿佛总有什么事捆住了我的手脚。

想去看大片大片的荷,很早就这么想过,也经常忘了。回到广州,却急于想去看起荷来。三水的荷花世界,不是我的想象。


看人家能与荷亲密地嬉戏,或为荷写诗,作画,摄影,作文,长久以来,我却不知为什么对它有几分畏惧。现在似乎惭惭地有些明白了原因。与赏荷相随的是我对水的恐惧,和对瞬息即逝的美的悲伤。也许那时候我就没有安全感。对美的感受越强烈,对水的恐惧就越大,水中的荷花仿佛在召唤我飞赴进去。也许是对美好事物的深切爱恋,它的凋谢才更让人难过。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对我的心理的恰当解释,或者终究是解释不通的。终究是一场又爱又怕的病。是我童年的忧郁。

我想象,大片大片的荷,风一吹来,呼呼的风荷能荡涤我的心胸。




欢迎关注《大树的爱》,感谢参与公益事业!



举报 | 1楼 回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