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迷你小镜子联盟

春风化雨润初心 ——怀念我的父亲 |胡建军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世间情】



春风化雨润初

——怀念我的父亲

 

♚胡建军


五年前的仲夏夜,父亲带着对儿孙无限的眷念,静静地走了。噩耗传来的那一刻,我还在衡阳的高铁上,泪水,一下子模糊了双眼。

不知是上天的安排,还是儿子与父亲的命相通、心相连,父亲即将走完85岁的人生历程时,我的军旅生涯也被划上了句号。虽然是出于无奈,但我觉得并没有遗憾。常言道:忠孝不能两全。正是在自己主动申请转业并得到批准的时候,父亲被查出已是肝癌晚期。悲中有安的是,自己终于可以摆脱繁忙的军务,回到老家,陪父亲就医,为父亲抓药煎药,整整一个月,心总算稍有所安。望着日渐消瘦、生命倒计时的父亲,我不敢告诉他的真实病情,常常暗自流泪,充满自责,那些日子里,所谓的**关怀、**需要,神马都是浮云,只有照顾养育自己的父亲,才是当务之急,才是最实在的。

曾经对父亲的话语不屑一顾,视之为迂腐老朽,随着自己年龄的增长,特别是随着父亲的离去,愈发显得弥足珍贵。父亲生前说得最多的就是:有志气,巧划算,勤动手,不该账。他是这么说的,更是这么做的 。我老家是湘西南一个偏僻的小山村,父亲生逢乱世,自幼家贫,饱受缺吃少穿之苦,深知权钱借米之难。他与母亲一道,白手起家,披星戴月,硬是将5个儿女拉扯大,让祖父祖母安享晚年,并使茅房率先变成了瓦房,过上了温饱加小康的生活。更为难能可贵的是,解放前曾祖父、祖父手里欠下地主老财的账,上世纪八十年代,父亲逐个登门还清,索回借据。现在这些借据,被我珍藏着。它虽然是我们的“家丑”,更是父亲讲志气、讲诚信的见证!

父亲育有四女一子,我是老小,出生时父亲已是奔五的人了。在那个充满艰辛的年代,隔壁老伯家的女儿背着书包去上学半路被拽回,父亲却坚持让四个女儿读完初中,虽是老来得子,父亲却从未娇惯过我,放牛砍柴、割草插田、挑担扛树,所有农活,一样都没有让我落下。父亲终其一生,足迹未出方圆一百公里,也未曾进过正规的学校,仅在扫盲夜校班学了一点文化知识,终生与庄家、树木、耕牛打交道,是正儿八经的泥腿子、庄家汉。但就是在田间地头,父亲有他独到的“辩证法”:吃小亏、获大利,吃明亏、得心宽是他的得失观;“抬狐狸用虎秤”,一句俚语,道出他处理麻烦事的态度;就是挑着竹筐去割草,他也要叮嘱我割好的草两个筐都要垒,以便遇到紧急情况挑起担子迅速撤离……这些打上下里巴人烙印的道理,与经典作家关于“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鸿篇巨著,难道不是有异曲同工之妙么?

所有这些,正是父亲留给我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

这些个年来,由于时运不济,遇到了诸多的不顺、不公。个中心酸,有些父亲生前是知道的,有些没让父亲知道,更多的是自己一个人默默地承受着。当然,这绝不是不相信父亲,更不是看不起父亲,而是觉得,父亲的人格、父亲的精神,已足以帮助我、引领我度过难关。事实上,不管是买房子、转业找工作,还是走上新的工作单位和岗位,正是凭着父亲朴实的教导:诚恳做人、勤快做事,得到了众多老首长、老战友、老同学和有关亲戚、长辈的慷慨帮助,终究是挺过来了,也得以告慰父亲在天之灵!

斯人已逝,潇湘无声。谨五年前写的一首小诗,再次表达对父亲深情的思念和敬意:

才到衡阳噩耗闻,泪飞顿作雨倾盆。

享年八十又五载,都是苦累伴父行。

痛矣今朝当大事,伤哉何日报深恩。

愿祈来生仍父子,稻花香里享天伦。


作者简介:如心为恕,实名胡建军,70后,籍贯湖南隆回,现居广州。1991年12月应征入伍,衔至少校,历任战士、班长、学员、排长、干事、股长、政治教导员,2011年转业地方,现供职于广东省委台办,主要从事对台研究。


赞赏作者,鼓励原创。

赏金半数是作者稿费!


举报 | 1楼 回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