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迷你小镜子联盟

默雨抒情散文|时间何曾等过你(外一篇)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点击蓝字关注我哟       

             西山文艺

         xishanwenyi

          唯真   唯善   唯美













     总第545期

 【作者简介】:杨勇勇,笔名默雨,号醉亭人,籍贯,甘肃秦安,出生于1986年,从事教育工作,热爱文学、写诗!诗词作品发表网络平台和一些诗词文学平台。《今夜,借我一杯酒》荣获泸州“国际诗酒文化大赛”优秀奖。第二届中华文艺全国文学大赛铜奖。

 我的诗观:我是世间的钓钩,我在钓自己的影子,自己的骨头,自己的灵魂,当我钓起这些东西,我会看到一面镜子,看到自己,再去看世界,看世人,再看自己,如是而已!


西山文艺作者散文联展





 时间何曾等过你(外一篇)


   ✫ 默雨



 


         三月,春天的脚步轻盈,一迈出,寒冷便悄无声息的溜走,萌动的草啊,树木啊,远处的农田啊,都想争着写一首绿色渐浓的朦胧诗,如果你有足够的时间,和眼睛一同走去野游,斜斜的余辉打湿的绿,柔柔地镶嵌在你悠长的叹息里,时间不够懂你,不够爱你,恰巧,时间抛弃了不曾占有人生机遇而空空浪费的人!

         就这样,你跟着游离的空气,做个正常人,一起呼吸,一起做枯燥单调的事,慢慢地忘记时间,或偶尔记起时间,莫名的哀伤惆怅起来,因为这些时间已被你打成包裹寄向了无终之地!即使头涔涔泪潸潸也无济于事!

        周五下午回家,沿途的树木何曾招惹过突袭而来的西风,这西风冷啊,这西风大啊!在西风的利刃下,熬过严冬的道树,被斩断的枯枝遗弃在公路上,被车轮碾压成碎末,又被风卷得一干二净,生与死的争斗就这样拉开帷幕。你只是一个路过的人,这些刀光剑影,在你眼前闪过,你看不到血流成河,痛泣悲壮,只是场无声的战争而已!大批的草木之兵,在冬天的大军过后,一败涂地,一地荒芜!习惯了战争,习惯了看着它们打打杀杀,习惯了春秋战国云烟,习惯了唐宋交替,历史便这样成为过去,留下的文字与遗迹,只证明来过,而它们,并没有被时间等待,就这样成为过去!

       车一直前行着,不敢大声的鸣笛,你害怕惊醒时光夹缝里的余刃,划过你的发间,斩落一地默然的苍白!



 一首《from  here  to  somewhere》被你复播了不知道多少遍,车就这样穿过历史的尘埃,来到春天复苏的河流里,眼前繁花似锦,鸟语花香,一片碧绿的草原铺展成毯,远处河流与高山一片祥和,该邀谁与你共去草地上走走!我怕,我的脚会踏碎这绿色,留下枯黄的斑迹!睁眼,闭眼,一切又回到了转弯的急刹车处,你和另一辆车相视而过!越往低处走,桃枝的花苞就越饱满,甚至,一些毛桃树花开的鲜艳,花色瘦白,没有一丝血色的白,你不喜欢,你喜欢桃源里的粉红花瓣,成片成片的花,会开成海,你喜欢在花海里走过!即使像你诗里写过“岁月犹在,花已成土。”想起一位葬过花的姑娘,和你一样多情多泪,如是说,你们是世间遗弃的风而已!

        时间没有等你,你也不用等它了,不理算,不悲伤,不流泪,一首歌的时间没有等你,你却在一首歌里失去,又从一首歌里复活,同样,现在你宁愿在一首诗里失去,又在另一首诗里重生!

        走走停停,就这样,你还是没走出时间的历练,天黑了,你到了家,夜色浓得像墨汁涂过的唇,吻上你的眼睛,便什么也看不到。风又大了起来,夹着雨的问候,欣欣欢笑起来,这一夜,你做了很多梦,可奇怪的是,你的梦是折叠起来的,像一本本书磊起来!一层层的梦你翻开又合上,再翻开,再合上,蒙蒙胧胧里一夜就没了,天亮了,你开始慌了,时间没有等你,等来的是一夜雨的倾诉!一夜的冷袭过成纪城,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折叠的梦里裹紧内心的簿被单衣!要把春天留给当下,如果你现在不好好走过,时间何曾等过你!



2018/3/16  23:00

        


               ✿ 一滴雨水的旅行

                             

         傍晚,天就拉长着脸,好像初春的人们,欠了它多少钱似的。在土门山梁上,冷就像强盗一样,粗鲁地拿走这不多几天来渐升的温热,办公室倒还好一些,一走到院子里,清风夹着雨丝急促落下,恨不得万箭穿心,射杀这被冬天摧残苟活下的生灵。

      宿舍是我最幸运的地方,房顶的漏缝最大,漏雨最多,像这样的小雨,得下好几个小时才可以听到滴水穿石的艰音。透过楼板缝隙,一滴水汇聚而成,从天而来,喘怀着信马由缰的心思,偷窥我被窝里的青春,没门。我斜斜躺在床上,想把一滴水看透,它很滑溜,挤出脑袋后就一个猛子倒插而下,撞在地板上,谁知,摔了个粉身碎骨,那些溅在地上开出的花,印湿了地板,更有一股泥土的霉味,缠绕灯光,投进我的鼻腔里。一滴水,它是为自己的鲁莽牺牲了自己?那之后跟在它屁股后面纷纷跳下深渊的水滴,那该有多悲哀,我,何尝不是为自己糟粕的生活而冒险着!

        一滴水,从天上而来,留下它的遗声与静宁之外,滴滴敲打夜的寂寥,朦胧夜的眼睛。我斜斜地躺着,看一滴水,滴进没有回音的时空里,亦没有留下痕迹与气味,就这样消逝与天地之间!它去了那里,在哪里落脚,我便不知道,更不知情了!

        我斜斜地躺着,一本书扣在我的脸上,在梦里,一滴水,划进我的眼里,变成汪洋,汹涌澎湃,在汪洋的一端,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2018/3/6  00:25



本期责任编辑:徐翔                    

(图片来自网络)



               

长按扫描左边二维码关注《西山文艺》《西山文艺》作品为原创,欢迎转发选

投稿指南:

散文小说编辑:徐翔 微信号niaoqiqinzhou    邮箱:731147723@qq.com

诗歌编辑:姬琳    微信号: jilin416

邮箱:826935482@qq.com

古诗编辑:秦砚 微信qinyan18719872752

声明:1.本平台接受原创首发作品,勿一稿多投,谢绝抄袭,文责自负。2.稿件采用,按赞赏60%给作者稿费,七天一结,七天后不再结。



举报 | 1楼 回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