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镜子资讯 >今日聚焦:实名制下,丢票还要全价补!谁家的道理?
  • 冯站长之家
  • 今日聚焦:实名制下,丢票还要全价补!谁家的道理?
  • 发布时间:2021-09-13 16:59:08

  • 近日,成都大学生小胡因火车票丢失,在西安火车站出站时被要求补票一事,引发人们热议。

    一起简单的补票事件,为什么引起大家如此重视呢?

    首要原因是:铁路要求补票的做法,太不合情理了。明明实名制在网上买了火车票,即使下车出站时纸质车票丢失了,网络上的购票记录、进站乘车记录,都能够证明我买过票了啊!为什么非逼着乘一次车,交两次钱呢?

    几乎每一个碰上这种情况的人,都被“铁老大”气得够呛。很多人采用了一些方法出出闷气,并争取解决问题。

     

    这次,大学生小胡选择的是诉诸网络和媒体,希望用网络的力量,督促傲慢的“铁老大”能够讲理。

    小胡讲的理是:我有证据证明我买过票了,你铁路部门没权让我再买一次!

    “铁老大”讲的则是另外一家的理:我知道你买过了。但是,万一你把票送给别人,帮别人逃票了呢?

    为了证明自己的理站得住脚,“铁老大”还不惜详细举例子,教大家如何逃票:

    例如,小王购买了北京去往长春的车票,他的伙伴小李也要乘这趟车,但他只买了同一趟车北京到唐山北的车票。到达长春后,小王把车票给了小李,让他先出站,因为出站不查身份证,小李顺利拿着小王的车票出去了。小王下车后可以称车票丢失,这时实名购票记录也确实能够查到小王的购票记录,铁路部门无法判断其是否真的丢了车票,所以小王需要补票出站。

     

    用这种想象出来的情形作为理由,强迫每一个丢失车票的人买票,很多法律人士认为站不住脚。

    首先,铁路部门的这种设想,只是一种虚构的特殊情况。将每一个乘客都想象成逃票者,一是侮辱了所有乘客的人格,二是也无法以此证明乘客的购票行为无效。

    其次,当前要求实行车票实名制,人、票、身份证三者吻合才可以通行,只要有一样不一致,车票就无法使用。让“小李”拿着到唐山的火车票一路坐到长春,本身就说明铁路管理存在重大漏洞。让“小李”再拿着“小王”的车票蒙混出站,也说明铁路的管理还有改进的空间。

    因为铁路部门自己的管理漏洞和不足,而出现的逃票问题,让已经证明自己实名购票的乘客“买单”!天底下还有这么不讲理的事情吗?

     

    如此不讲道理的做法,铁路部门还振振有词,收钱有理!为啥?因为他们有“法律”支持。

    目前,铁路方面仍在执行1997年12月1日起施行的《铁路旅客运输规程》。其中,有关“丢失车票的处理”是第四十三条:“旅客丢失车票应另行购买。在列车上应自丢失站起(不能判明时从列车始发站起)补收票价,核收手续费。”

    这个规程,是在火车票实名制之前制定的。那时,火车票是自己购票唯一凭证,丢了只能自认倒霉,花钱重买。

    但是,19年之后的今天,火车票已经全面实名制了。既然网络购票信息、电子客票都可以证明购票行为的存在,纸质火车票丢失后必须重新购买的规定,就已经过时了。这种过时的规定,就应该修改了!如果继续使用这种过时的规定,要求乘客承担明显不合情理的法律义务,这规定就成了霸王条款!

    实行实名制购票以后,乘客和铁路公司之间存在合同关系,如有其它证据证明已购票,则合同亦是成立。譬如购票软件上的信息、购票网上订单等。不能以无票,就否定合同关系,要求乘客补票。

     

    这个霸王条款,明明已经不再适用于火车票实名制的大环境了,但仍然有不少乘客倒在了它的屠刀之下:

    6月1日,《检察日报》刊载消息,乘客罗小雨的火车票丢失,向检票人员出示订票短信和身份证,仍被要求补交全价票款并加收两元手续费。罗小雨与铁路部门对簿公堂,一审法院判决罗小雨败诉。

    2月28日,哈尔滨市乘客郭先生从深圳福田乘坐G6510次高铁到达广州南站,发现纸制的车票找不到了,无法出站。工作人员要求郭先生按照全程票价463.5元补票。

     

    这把明显有利于铁路部门,却将乘客置于被任人宰割境地的“屠刀”,是怎么打造出来的呢?

    专家分析,《铁路旅客运输规程》是铁道部政企合一的时期,在火车票还没有实名制的情况下,为了保护自身利益而制定的,当时具有合理性。

    现在,购票信息已经进入电子化、实名化时代,《铁路旅客运输规程》已经明显过时,继续作为铁路部门的收费依据,明显不妥。但是,如果要清理,比如废止或修改,当初制定它的铁道部已经不复存在了!

    这些规定如何清理,谁来清理,急需摆上议事日程。

    因为,明显不合理的东西让它继续存在,就是更大的不合理!明显与民争利的不合理规定,让它继续存在,则是人民群众之辱,管理部门之耻!

    (作者:方鲲鹏,微信公众号“古语今世”专栏作者。“古语今世”与您共享智慧,期待您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