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迷你小镜子联盟

报名啦:来一场说看就看的电影、来一场想读就读的诗会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我的诗篇》[中国]

时间:1月20日下午2:00-5:00; 地点:潮州庵埠迎宾影院(潮州市潮安区潮安大道中段/V吧隔壁);

内容:观看电影《我的诗篇》+诗友交流朗诵会。 

来会吧!(活动费不用你操心)即日起至19日报名!请报名与会者提前十分钟到达地点,自选个人诗作手机备存,活动不做诗册编印。 

组织/联系人(有意参与者可以跟这三位人联系):林非夜(微信号:L-129205_、黄春龙(微信号:long087、余史炎(微信号:gdyushiyan)

生活就是艺术,人人皆有诗心。六名打工者,六个我们最熟悉的陌生人,漂泊于故乡与城市之间,忙碌于幽深的矿井与轰鸣的流水线,饱经人间冷暖,同时将这样的生活化作动人的诗篇。“我的诗篇”就是写给世界的情书,来自地心深处、矿洞尽头、归乡途中、新婚之夜,来自所有诗意照进现实的时刻;而《我的诗篇》则是关于平凡世界与非凡诗意的故事,蕴含着对陌生人最深切的祝福。

我们将在一起看电影,一起走进六名打工者的现实与诗意的世界,一起感受另一种可能,一起分享自己的诗篇。

《我的诗篇》是一部充满诗意与现实主义精神的电影。人人皆有诗心,生活就是艺术。六名打工者,六个我们最熟悉的陌生人,漂泊于故乡与异乡之间,忙碌于幽深的矿井与轰鸣的流水线,饱经人间冷暖,同时将这样的生活化作动人的诗篇。二次元乌鸟鸟在生活中处处碰壁,却固执地活在自己的诗意世界里;神秘的地心来客老井二十多年一直在书写大地深处的诗篇;整日开山打眼、炸裂岩石的陈年喜摩挲着十七年前新婚之夜的枕巾,这个粗豪的汉子也有温柔的一面,他身后的相框中有一首写给新婚妻子的诗,“我水银一样纯净的爱人,今夜我马放南山”;外出七年头一次回家过彝年的吉克阿优坐在火塘边,身旁抽兰花烟的老父亲“像温暖的经书,让我念诵不已”。除了亲人,他们也把温暖和爱意献给陌生人。才华横溢的许立志告别世界之前,仍不忘叮嘱那些听说过他的人,“我来时很好,去时,也很好”;灯火通明的包装车间,美丽的邬霞一边熨烫吊带裙一边遥遥致意:“陌生的姑娘,我爱你”。他们的诗篇就是写给世界的情书,而《我的诗篇》则是关于平凡世界与非凡诗意的故事,蕴含着对陌生人最深切的祝福。


      12月3日,纪录电影《我的诗篇》预告片进行全球首发,该片时长90分钟,预计于明年6月在上海国际电影节正式推出。影片将镜头对准中国一个特殊群体——“工人诗人”,于9月30日坠楼身亡的富士康90后诗人许立志的故事也将出现在这部记录电影中。


本文图片为《我的诗篇》海报。


    “在中国,有超过3亿的工人群体,他们是平凡的打工者,同时有些人是个性诗人。” 4日凌晨,该片策划人之一秦晓宇才结束前一天在大凉山对彝族打工诗人吉克阿优的拍摄,他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这是拍摄以来唯一的一位少数民族诗人。“在金字塔状的资本全球化的世界上,他们几乎处于最底层的位置。以前他们总是被表述被代言,现在,他们能通过诗歌由工人自己书写自身的生活世界,以此为三亿多命运的同路人立言,为底层的生存作证。”虽然在11月的广州国际纪录片节,摄制组已剪好了四多分钟的预告片,但整体拍摄任务其实还有一大半。

       秦晓宇表示,影片的蓝本为他所选编的同名当代工人诗选本《我的诗篇》。摄制组从诗选本中的50位诗人里挑出十几位,比如在拍摄期间坠楼身亡的富士康90后诗人许立志,薄膜厂流水线工人乌鸟鸟,栖息在地下八百米的矿工老井、爆破工陈年喜等。最终将确定6位具有代表性的诗人进行重点拍摄。由于纪录片拍摄充满不确定因素,直到最后剪辑阶段才能知晓6位代表诗人是谁。但目前可以确定的是许立志在6人之中。

       “选出的标准首先是诗本身,是精彩的作品。再接着是这些平凡打工者背后的故事。也会考虑性别、年龄、地区、民族等各方面的代表性。”而诗如何在纪录片中得以呈现?秦晓宇表示或许有的人一首,有的人多首,有的诗是唱出来的,有的则是由关心这个群体命运的各界人士朗诵出来。这是全球首部完全从诗歌的角度深入表现工人题材的纪录电影,秦晓宇说,所以摄制组相信整个拍摄是有价值的事情。        


选出的标准首先是诗本身,接着是这些平凡打工者背后的故事。


《我的诗篇》由财经作家吴晓波、诗人秦晓宇和“大象微纪录”创始人吴飞跃共同策划,今年6月,《我的诗篇》摄制组在上海国际电影节上举办了一次新闻发布会,当时表示预期一年完成拍摄;8月,秦晓宇和吴飞跃带领团队从深圳开始拍摄工作;11月,《我的诗篇》仅4分多钟的预告片在广州国际纪录片节上获得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北德广播公司(NDR)、中德广播电视台(MDR)、意大利国家电视台(RAI)、法国ICTV等国际文化机构的关注,纪录片盛典HOT DOCS的负责人还现场邀请吴飞跃参加明年4月在加拿大的提案会。

 除了“全球首部完全从诗歌的角度深入表现工人题材的纪录电影”,“中国首部借助互联网由大众合力完成的纪录电影”也是摄制组为这部《我的诗篇》贴上的标签。吴飞跃向澎湃新闻如此解释“合力完成”——届时,影片中除了有六位代表诗人的内容,还有面向全国征集的工人诗人素材。“可以是自拍,可以是工友帮忙拍的;可以是诗歌朗诵,也可以是日常工作和生活场景的记录。”意在让更多的工人参与进来,表达自身的处境。吴飞跃还表示,这部纪录电影有别于传统纪录片的创作方式,拍摄对象更多而拍摄时间也较为有限,不能做到传统纪录片长达三五年的跟拍。“我们要在有限的时间里取得对方的信任,让他们在镜头前自然呈现,还原出诗歌背后的真实故事。”因此,吴飞跃表示联系的第一通电话往往是同样身为诗人的秦晓宇打的。“诗歌是能心灵相通的。比如之前许立志的家人拒绝了所有媒体的访问,但是他们接受了我们的拍摄请求。”


作为本片导演,吴飞跃也向澎湃新闻坦言这部影片几乎不可能盈利,“我们的预算是四五百万,能收支平衡就好。”但此次广州国际纪录片节的经历让他对影片在海外各大电影节、纪录片节上获奖很有信心:“国外的众多播出机构与业内人士都十分看好这个题材,因为角度足够独特,每一首诗也都很触动人心。我们也希望会有价值观相同的院线、电视台和视频网站来与我们合作,让更多中国观众通过诗歌读懂中国工人们的故事。这将是关于中国的一个全新故事。”

(原标题:视频|纪录电影《我的诗篇》收录打工诗人许立志生前事)


粤东| 邮箱:441722271@qq.com | 微信:gdyushiyan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