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迷你小镜子联盟

冒死揭露神秘事件 恐怖辐射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心理学丨恐怖丨灵异丨人性

Blackcat

深夜故事

来自网络&粉丝投稿



我是一名联络员,代号汉11,主要处理诡异事件,可以说中国发生的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诡异事件都与《山海经》这本奇书有关。


《山海经》被誉为天下第一奇书,那么关于《山海经》的秘密你们又知道多少呢?《山海经》中记载的诡异生物和远古神氏真的存在吗?


秦岭神秘消失的龙村,埃塞俄比亚的中国神犬,喜马拉雅的雪山修行者,惊现成都的恐怖僵尸,兵马俑的尖牙陶俑,曲江别墅的吃人太岁,营口坠落的神秘龙形生物和内伶仃洋的食人海妖,各种尘封在黑暗中的事件,将一一由我为您揭秘。














水甲事件结束后,我乘坐飞机离开了云南,三个小时后,我已经回到陕西界内。

  

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回家过年,我想,今年应该可以和妻子孩子一起吃团圆饭了吧。
  

可是意外还是出现了。
  

我从机场的公厕出来,洗手的时候,我发现了皮肤上出现铜钱大小的黄色圆斑。
  

身为联络员,我们拥有敏锐的观察力,直觉告诉我,手臂上出现的黄斑不同寻常,绝不是普通皮肤病那么简单。
  

我在机场附近的酒店开了个标间,我脱光衣服,站在浴室里的落地镜子前。
  

我手臂上,腿上,胸前,背后都出现了黄色圆斑。
  

我没有任何感觉,不痛不痒,我用手指摸了摸黄斑,有冰冷,坚硬的质感,并不光滑。
  

我从背包里取出折叠式放大镜,仔细观察手臂上的黄斑,当我看到黄斑上那细密的黑色纹络时,我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和“水甲”皮肤表面那层铜精上的纹路一模一样!我不会记错。
  

这是怎么回事?
 

我紧锁着眉头,陷入了沉思。

  

很快,我就想到一种假设:我被幽光能量辐射了!
  

714科长告诉过我,幽光能量是一种“冷核聚变”。
  

我们现在掌握的最尖端科技就是热核聚变,也就是氢弹。
  

冷核聚变显然更加先进,我们还无法理解其原理,不过可以肯定一点,只要是核反应就有辐射。
  

当时进入螺旋通道的只有五个人,其他四个已经牺牲了,只有我活了下来。
  

虽然我没有被幽光能量吞噬,但却被直接照射了十多分钟。
  

想到这里,我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我穿好衣服,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城南区的药材公司。
  

药材公司副总是我们112科的一名联络员,代号“周05”,资历比我老,我第一个任务就是跟他一起执行,算是我的师傅。
  

下午两点二十分,我已经身在药材公司副总办公室里了。
  

周05正坐在办公坐后面批阅文件,看到我推门而入,脸色突然凝重,他打开办公室墙上的暗门,带着我进入密室。
  

因为保密协议,联络员不得私下见面,我突然的造访,让周05感觉到一丝危机。
  

没有任何寒暄,我开门见山,“师傅,我执行任务的时候,遭到神秘能量辐射,身上出现了古怪的黄斑。”
  

我脱光衣服,周05只看了一眼,急忙打开有线电台,将我的情况发给了情报员。
  

通过镜子,我看到身上的黄斑比在机场时更多了。
  

周05发完电报,对我说,“去总部。”
  

周05身为副总,单位配了专车,是一辆苏联进口的伏尔加轿车。
  

周05亲自开车,载着我去112科的总部。
  

112科总部在另一座城市,我们在路上行驶了三个半小时才到达。
  

进入总部后,我立即被隔离在一个无菌观察室里。那个年代的无菌室,就是用乳酸多消几遍毒的玻璃房。
  

112科科长通过联络部授权,从714科总部将“水甲事件”的资料调了过来,并以四星权限将西北五省的各界专家全部请到了总部。
  

当然他们进来之前,已经签署了一份保密协议。
  

我躺在病床上,看了看手表,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病床周围摆满了仪器设备,我身上也插满了监控线管。
  

为了便于观察,我身上没有穿衣服,天花板上安装了整块镜子。
  

通过镜子,我看到身体百分之六十已经被黄斑覆盖,双腿,双臂还有胸部已经变成了古铜色,在无影灯的照射下,反射出熠熠亮光。


我侧头看到无菌室外面围满了身穿白大褂的专家和医生,他们有的小声议论着,有的一脸困惑,有的摇头叹息。
  

那个时候,我头脑还比较清晰,我吃力地打开床头的有线通话机,对外面说,“在我还没有变成水甲前,请毁灭我!”
  

当我清醒的时候,我最害怕的事情就是身体变异!
  

虽然我没有被幽光能量直接吞噬,也没有和其他四种动物融合,但是我皮肤表面却出现了铜精。
  

我害怕当铜精覆盖我全身的时候,我会失去理智,变成杀戮机器!
  

我不想有人因为我而死,因为我目睹的死亡已经太多了。
  

透过玻璃,我看到112科长,手里拿着话筒,神色坚毅地看着我说,“汉11,我们对你有信心,你对自己更要有信心,我们不会放弃你的,国家更不会放弃你,我将你的情况已经上报联络部,相信上面很快就会派人过来。”
  

我师傅接过话筒,他深吸了口气,只对我说了一句话,“小罗,想想老婆和孩子,你要为他们努力活下去!”
  

师傅的话,让我泪流满面,我刚才已经准备咬舌自尽了。
  

凌晨四点半时,上面终于派人过来了,具体情况我不知道,我只记得有个穿防化服的医师走进观察室,给我注射了一针安定剂。
  

等我恢复意识时,已经身在三千公里外的藏区!
  

我是被彻骨的寒冷冻醒来的,我听到外面呼啸的风声。
  

周围十分昏暗,我依稀看到面前坐着一个人!
  

那个人一动不动,但是我能感觉到他在注视着我。
  

我问,“你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说话的时候,嗓子眼就像针扎一样疼痛。
  

那人平静地说,“我是一位修行者,这里是拉乎尔,你先不要说话,喝点水吧。”
  

那人给我递了一个木碗。
  

当时我口干舌燥,嗓子眼都快冒烟了,一口气喝完了木碗里的液体。
  

入口冰凉,有点干涩。
  

过了一会儿,我感觉好点了,又问,“我怎么会在这里?”
  

那人不说话。
  

我又问,那人还是不说话,而且一动不动,就像入定了一般。
  

我知道这一切都是联络部的安排,所以不敢造次,只能静等。
  

当时我心里很彷徨,脑子里很乱,根本就静不下来,就在我快要坐不住的时候,外面突然出现了一丝亮光。
  

渐渐地,外面大亮,我看到了彤红的太阳从连绵起伏的雪山后面升起。
  

这个时候,那人终于说话了,他递给我一封信说,“你看了之后就明白了。”
  

我拆开信封,说122科长写的。
  

“小罗,当你看到这封信时,你已经在海拔一万一千尺的喜马拉雅山谷之中,准确说应该是拉乎尔峰某处山洞,你面前的这位老者,是藏区密宗一位德高望重的仁波切,你要好好跟着他修行,直到痊愈为止。”
  

信上写的明明白白,可是我却不明白。
  

我被幽光能量辐射,皮肤表面凝结出铜精,而且以极快的速度覆盖我的体表,就算我意志力再强,总有撑不住的那一刻,然后就会变成以杀戮人类为目标的怪物!
  

我已经做好了自我牺牲的准备,可是没想到联络部将我送到一万英尺的雪峰,让我跟一位活佛修行。
  

说实话,我根本就不信这一套,在神秘组织和地下世界面前,人类的修行者就跟蝼蚁一样脆弱。
  

阳光照进山洞。
  

我先打量了一下自己,不出我的意料,我全身上下都被铜精覆盖,那层铜精十分坚硬,连子弹都难以击穿,但是柔韧度超好,就像穿着一件紧身衣,我活动自如,完全不受阻碍。
  

但是,我一直没有忘记,我头顶悬着一柄达摩克利斯之剑,一不小心,我就会失去理智,变成杀戮怪物!
  

这么一想,我倒是十分佩服这位仁波切,他这是冒着生命危险治疗我啊。
  

我搞清自己的状况后,才开始打量仁波切。
  

他穿着藏区修行者常见的橘红色衣服,头发浓密打成结,有点像佛陀头顶的螺发,他看起来十分瘦削,用粗俗的话形容就是皮包骨头,不过他气色很好,跟人一种庄严圣洁之相。
  

最奇特的是,这位仁波切的相貌一会儿看是男相,一会儿看是女相,很古怪,一开始我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修行到一定境界才能显现的神通。
  

那位仁波切见我好奇的打量他,从身后取出一套修行服,“穿上衣服吧。”
  

我一边穿衣服,一边问他,“我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你不害怕吗?”
  

仁波切笑道,“恐惧只是表象,你眼所见说佛,则慈祥,你眼所见是魔,则恐惧,所以我不怕你。”
  

不愧是仁波切啊,此言让我开悟不少。
  

这是我第一次接触真正的修行者,不免内心好奇,不知不觉就聊到黄昏。
  

我突然发现,我善谈的时候,仁波切就善谈,我沉默的时候,仁波切就沉默,他就向我的一面镜子。
  

还有一点让我十分佩服,从早上到黄昏,少说也有十个小时了,那位仁波切保持一个坐姿,一动不动,就算他说话,也只是喉咙微微滚动,嘴唇几乎不见张开。
  

后来,我才知道,那个坐姿叫跌伽式。
  

因为我一天都没有进食了,挨到黄昏,饿得两眼发昏,整个人焦躁不安起来。
  

我问,“有没有吃的?”
  

仁波切平静地说,“没有。”
  

听到这个绝望的回答,我差点晕过去。

我实在忍不住了,趴在山洞边缘,抓着岩壁上的雪就往嘴里塞,可是越吃越饿,就这样挨到半夜,我已经奄奄一息,饿的只剩下半条命了。
  

突然,我脑海中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我要吃人!
  

当时我就倒吸了一口凉气,被自己的闪念吓坏了。
  

可是吃人这个念头越来越强烈,我变得更加焦躁不安,只要看一眼仁波切就会流口水。
  

联络员虽然是普通人,但是经过严格的心理训练,意志力的坚韧程度几乎接近人类极限,纵然如此,我还是被吃人这个念头折磨得失去了理智!
  

我要吃人!
  

仁波切,我要吃了你!
  

幽光能量不仅改造了我的身体,而且改造了我的大脑,在极度饥饿的情况下,我终于失去了理智,变成了杀戮机器!
  

就在我扑向仁波切的时候,突然一阵密宗咒语响起,环绕在我耳边,仿佛如一股清凉注入我发狂的大脑。
  

我竟然奇迹般的冷静下来。
  

那感觉就像阴阳原理一样,每当我暴起吃人的冲动时,那股密宗咒语就会响起,护持住我内心的清明。
  

就这样,反反复复,一直折腾到天明。
  

老子说,大音希声,大象无形。可能是太饥饿了,到最后我反而感觉不到饥饿。
  

就这样,我挨了三天。
  

我明显感觉到自己体重急剧下降,身体已经被掏空。
  

第四天黎明时分,天空突然出现一声嘹亮之极的唳叫,我下意望向洞外,蒙蒙中似乎有一道黑影飞了过来,就听蓬的一声,一个东西坠落在洞里,然后黑影一闪而逝。
  

这时候,仁波切突然站起来,走到洞口,捡起那个东西,然后递给我,“吃了它。”
  

我仔细看了下,是一块干硬的草团,闻着有些臭臭的,我已经饿到极点了,也顾不上考虑这是什么东西,塞进嘴里就嚼起来。
  

十分难吃,我艰难地咽了下去。
  

说也奇怪,很快我就感觉腹中微热,抵住了饥饿。
  

就这样,我每天黎明能吃到一个臭臭的草团,其他时间都是静坐,一旦吃人的念头冒出来,仁波切就会念密宗咒语护持。
  

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以至于我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节奏。
  

我开始学着打坐,学着静修,学者密宗咒语。
  

当我能十分流畅地背诵密宗咒语时,仁波切便不再理会我,进入了深层入定。
  

我每天还是能吃到一个臭臭的草团,当我有吃人的念头时,我会自己念密宗咒语压制。
  

就这样,又过了很久,我吃人的念头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
  

有一天早上,仁波切从入定状态出来了,他对我说,“你可以走了。”
  

这时候我才发现,覆盖在身上的铜精已经全部消失,我又变回了我!
  

我问,“我还会复发吗?”
  

仁波切说,“你已经战胜了它,就算它再出现又如何?”
  

我又问,“每天黎明给我送草团的黑影是什么?”
  

仁波切说,“是我的一个朋友,高山秃鹫。”
  

我最后问,“我吃的草团是什么东西?”
  

仁波切说,“是夜帝的粪便。”
  

听到夜帝这个名字,我浑身一震,心里暗道,原来那东西真的存在啊。

 

真要走的时候,我竟然有点依依不舍。
  

仁波切说,“我要送你两件东西,你随身携带,以后会用到。”
  

仁波切从衣服里掏出一团红布包裹的事物。
  

我打开一看,一卷唐卡和一把藏刀。
  

唐卡正面密密麻麻写着难以理解的字符,背面用鲜艳的色彩绘制着一副古图。
  

最让我感兴趣的是那把藏刀,只有25厘米长,但是做工精良,拿在手里沉甸甸的,很有分量,尤其是那可这血槽的锋刃,仿佛能够刺穿任何东西。
  

我双膝跪地,双手托着礼物,恭敬地给仁波切拜了三拜。
  

然后,我徒手攀岩着陡峭的悬崖,行走在风雪呼啸的寒冷群峰中,天空不时传来一声唳叫,我知道,那是高山秃鹫给我引路。

【名词解释】
夜帝:就是喜马拉雅山大雪怪。
高山秃鹫:大型猛禽。全长约120厘米,是飞得最高的鸟类之一,能飞越世界屋脊——珠穆朗玛峰。
唐卡:唐卡类似于藏族地区的卷轴画,多画于布或纸上,然后用绸缎缝制装裱,上端横轴有细绳便于悬挂,下轴两端饰有精美轴头。画面上覆有薄丝绢及双条彩带。

我已经脱掉了那身修行服,换上了黑色中山装。
  

科长递给我一张新的身份证,说,“汉11,你消失了一年,罗成那个身份已经不能用了,这是联络部给你重新建立的身份。”
  

我接过身份证,看到上面的名字是“孟飞”。
  

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科长,那我老婆和孩子呢?”
  

科长沉默了一下,说,“一年前你就‘死了’,你老婆和孩子已经走出了阴霾,生活得很好,汉11,你放心,国家会替你照顾好他们的。”
  

半个月前,走出雪山,我才知道,我已经跟着仁波切师傅修行了整整一年时间,这个真是应了中国一句古话,“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
  

可是我没想到,国家会安排我“死亡”。
  

我问,“这么说,以后我都不能见老婆和孩子了?”
  

科长说,“记住,罗成已经死了。”
  

我知道,身为国家特殊人员,很多时候身不由己。
  

科长见我情绪低落,拍了拍我肩膀,“汉11,希望你能理解国家,当时情况危机,你很可能变成杀戮机器,上面已经下了毁灭命令,可是联络部却顶着压力将你转移到藏区,并派了一支“资源部队”暗中保护你,为了隐瞒事实,才宣布罗成那个身份死亡。”
  

我说,“我理解国家,理解联络部,谢谢你们没有放弃,我才能继续活在这个世上。”
  

经过一年修行,我心如止水,心中已经没有什么执念了。


科长脸上挤出一丝笑容,递给我一张信封,“汉11,联络部已经将你的情况上报了国家,国家方面已经默许了,而且鉴于你以往任务的出色表现,国家和联络部准备嘉奖你,这是你的新通行证!”


我打开信封,里面是我的第二身份证,也是接触神秘组织的通行证。
  

当我看到通行证背面刻印着四颗红色的五角星时,我平静的脸上还是出现了一丝波澜,我的权限终于提升了,现在是四星联络员。
  

四星权限,意味着能知道更多的真相,能接触更多的神秘事件,当然福利待遇也提高了好几倍。
  

科长说,“你的档案已经是国家机密,需要五星权限才能知情,汉11,你现在已经是咱们联络部的一张王牌了!”
  

虽然“罗成”已经死了,但是他的牵挂还在。
  

我想去看看老婆和孩子,哪怕坐在车里,或者躲在树后,只要让我看到她们好好活着,我就安心了。
  

这一世,我亏欠她们太多,如果有来世,我一定不当联络员,而选择当一个普通人,过普通的日子。
  

可是,我连看看她们的时间都没有。
  

我回总部报道的第一天,就接到了一个十分重要的任务。


恐怖辐射事件结束,接下来该第五个神秘事件了 。





长按上图,识别二维码关注

把你的故事讲给我听









举报 | 1楼 回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