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迷你小镜子联盟

公民活动的公域范围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点击上面↑↑↑蓝色字免费订阅


许锡良

 

今天下午我的朋友官文娜教授从香港致电我,长谈公民活动的公域范围的学术问题,深感在中国要建立公民社会首先要分清公域与私域的界限,如果这方面没有起码的常识,那么,公民社会就不可能产生。

 

官教授提供了一个历史材料,说当年蒋介石的一个侍卫长谈及当年蒋介石的私人生活,确实是很俭朴清淡,从来不奢侈豪华,但是其太太宋美龄的生活却很奢侈豪华,非常讲究。其实这还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宋美龄那时也没有公与私的概念,以为自己丈夫当了总统,那么整个国家的财产都可以任由自己拿来使用。蒋宋夫妇其实在世的时候也是经常吵闹的,但是,每几乎每次吵闹完后,都是以蒋退让终结吵架。

 

但是蒋始终有一件事情没在退让,那就是在败退台湾之后,坚决不让孙科、宋子文踏上台湾的土地。因为他认为葬送整个大陆的正是这些家族,这些家族把整个国家当成自己的家产,随意巧取豪夺,终于使全国财政崩溃,腐败横行,民心丧失殆尽。中国的帝王将相史,其实就是家天下史。后来陈水扁的太太也是这样,自己看中的珍玩珠宝,不是自己花钱买,而是直接纳入私囊里,如果陈水扁贪污受贿事件不被查处,不将公私划出一个明显的界限,那么台湾的民主政治就会失败。

 

中国人千百来年一直习惯于将国与家混为一谈。国就是家,家就是国。国就是最大的皇家,而皇家也就是国本身。因此,“忠君”就是“爱国”,爱国就是爱朝廷。而朝廷就是皇家的家园。后来皇帝没有了,家天下因此又变成了国民党的“党天下”,这种公私不分的思想价值简直是一脉相承。

 

1997年我初来广州工作时,潮汕地区有贪官被查出来,那个女贪官在任期内把自己的一切日常开支,都拿去报销,说是自己活是公家的人,死是公家的鬼,自然一切开销都要报销的。在法庭上辩论起来还振振有辞。后来从一个重点中学校长那里得知,某重点中学往常名额里特意给副部级以上干部留有的指标,无论其子弟分数与能力怎样,都可以无条件入学。当我提出质疑的时候,校长理直气壮地说,人家是副部级,这个数量在全国都是十分有限的,更不要说在广州了。再说人家当初拿着冲锋枪、炸药包冲锋陷阵,打天下的时候,是冒了生命危险的,那时你们的祖辈在做什么?说得我当时一时无语,心里还想,是啊,人家是副部级干部,而且是老革命的后代。但是后来一想不对,如果这样来看,打江山坐江山就是要获得特权,那么,革命又有何神圣性与先进性?又有何可歌颂的价值?这与一群土匪杀了许多人,最后霸占了一个村庄,掠夺村民的财产,还要杀害村民,最后还要强迫村民们歌颂他们有什么区别?

 

中国人缺乏公域观念,总是分不清公共领域与私人领域的不同。公权常常成为私人的特权与财产而不接受监督。官场上常常拉帮结派,用公权向个人效忠。公共财产随意为私人所占有。官员退休,连公车、公房也一起带走,这还算小事一桩。更为重要的是为官一方,就成为一方的土皇帝,这里的人、财、物都归他私人支配,甚至可以为所欲为。大到一个地方,小到一个单位,几乎都如此。官是父母官,民是官员子。从修身到齐家,突然就变成了治国与平天下。身家与国家就这样混合在一起了。

 

其实,公域范围也是相对的。一个家庭里可以说是私域,但是如果家庭出现暴力与虐待儿童或者老人这样的事情,其实就变成了公域范围内的事情了,因为人的生命安全、人权保障都是公共事件,而且是最重要的公共事件。

 

另外像孩子上学,家庭要教育,这似乎是私事,但是,事关孩子的健康成长,家庭教育其实具有公域的性质,因为家庭教育不能够出现与公共规则相冲突的内容。同时在宪政人权的共识之下,父母又有权在文化价值取向上,让孩子优先选择用什么文化来教育自己的孩子。

 

如果一个孩子的房间很脏乱,但是,这是孩子的私人空间,只要不影响到父母与其他家人,那么这也没有什么好说的,相对其他家人的生存空间,孩子的房间就是孩子的私域,整个家庭环境相对于孩子来说就是公域。因此,公与私不是绝对分明的,是不断变动的。其实这里涉及的就是自己与他人,自己与群体之间的关系问题。一个人抄袭或者请人代笔以欺骗大众,这在一个健康的公民社会里也是不允许的。因为,发明专利与知识产权的署名权不可让渡。

 

因为,这是人权的一个重要方面。这是由于知识产权与发明专利涉及一个人的知识、智力与智慧的特点,其产品具有公共性质,并且会形成累积光环效应,如果不真实就会误导大众,欺骗社会,形成不公平的竞争关系。因此,一个人公开售假,这是在公共领域里不遵守规则的表现,是对公共领域的侵犯,不是个人的私事。

2013119日星期六


举报 | 1楼 回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