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联盟故事 >寻找•在老范中的日子(九)
  • 原平文化生活
  • 寻找•在老范中的日子(九)
  • 发布时间:2022-05-13 13:46:18



  •       那天和明文电话里聊了几句,他乡音未改,崞县话依然很溜。想起年初去广州美领馆办签证,黑蛋蛋的面试官问,"可有亲戚或朋友在美国?"我想起剑利和明文来,脱口而答"有"。又问"住哪里什么职业",我一时讷讷不能对。毕业后我只见过剑利一次,明文更是一直也不曾谋面,对他俩的近况所知甚少。只知道明文在纽约有偌大一个别墅,大草坪大花园,有两个可爱的女儿,仅此而已。明文久居美国,他的崞县话倒没有美国口音。哈。
          老家把崞阳镇口音的家乡话叫崞县话。俺们向阳村的土话就是崞县话。崞县话很有意思。每次回去听到那些俗话俚语,就像刚享用了根龙的过油肉、炒豆腐,心里甚是舒坦。崞县话里头损人没本事,就说某某人"酿醋不酸、熬胶不沾",或者"要一壶没一壶";论一个人品性不好,就说是个"损德货"、"灰鬼";夸人做事手巧说"爽利";夸人长得漂亮说"袭人"、"酸致";如此种种。虽说有点下里巴人,却也透着俏皮,还透着深厚的乡土文化。有一类贬低人轻蔑人的话,像"鬼眉六眼"、"灰眉蹙眼"、"圪促打蛋"、"山汉"、"二杆",有点不雅,但听来也让人忍俊不禁。建军嘴里头这类失笑话就特别多。同学里不会说崞县话的人也不少。樊宝平、贾云峰说神池话,旭峰和志立说静乐话,云燕、晓华说五台话,建英、淑君说同川话,白连章说话像鸡鸭叫,又像五台又不地道,不好听。861班有个同学外号"老苛",爱打乒乓球,一到课间就和孙一军把台子占了,边打边还大声叫唤,这边是岢岚话,那边是宁武话,热闹。带队喊操的贾俊明,一开口嗓子像敲了一面破锣,尖利夹着沙哑,适于街头叫卖;他是原平人,说的是原平话,不是崞县话。老师们来自不同县市,真正说崞县话的也不多。像赵和贵老师,虽说也是原平人,他的话就不属崞县话,不知带着甚地方的口音。
          赵和贵老师教物理。他身材中等,偏瘦,鼻梁高,不足处就是有点罗圈腿。初次见他,觉得有书卷气,似乎是个有点"孤傲"的人。看他的板书,洒脱多于拘束,乍看不甚规矩,看多了也不觉难看。记得教育部门专门来"听"他的物理课,正好讲到"功",他特意准备了一条橡皮筋,把我叫到黑板前面给大家演示。一头按在黑板上不动,拉伸另一头,先拉长一段距离,停顿一下回归原位,再在同一方向拉伸一次,但拉伸的距离要比第一次长。据此来演绎功的概念——就是一个物体在力的作用下发生了一段位移,做了"功",这点"新意"就一直印在我脑海里。有次我们几个与老师们打篮球,赵老师控球三步上篮到篮下,即使前面没人拦截防守,他也要来一个复杂的动作,背转身再勾手投篮,一次不中,同样动作再来一次,如此几次,不中不休。几个老师在后面暗笑他。我想他的性格里,除了"孤傲"以外,大概也有"执拗"和"坚持"的一面。那时赵老师还带863班的班主任,到了新年开联欢会,,用英语致新年贺词。我们几个隔壁班的同学在门外窥看,篇幅不短的贺词,却只听懂了最后一句:"Happy  New Year!",真是惭愧;在教室后面靠门而坐的胡俊琪,表情木然,恐怕也就听懂这一句;或者,这一句也没听懂!(开个玩笑)。物理老师用英语给学生祝贺新年,当时也算是件"潮"事,863班学英语的空气,一定为之一新。
          ,虽有心理准备,知道落榜是无疑的,但还是有点郁闷。去崞阳办事,恰好在老范中门口碰到李国平,心里正是彷徨的时候,也没心思与美女多聊,只说了几句不痛不痒的话。她那时齐耳的剪发头,穿一件白色的衬衣,眼镜的度数似乎已经不小。要告别时,刚好看到门房前的柳树下,赵老师正乐呵呵的玩逗着他的儿子,就上前打了个招呼。我与他接触不深,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就匆匆离开。再没见过面。听说赵老师早就辞了教职,如今人在太原,办了一所私立学校,执一校之长,学校口碑还不错。他的儿子——当年蹒跚学步的小子,也已经参加工作了吧。
          教我们数学的张宁生老师,上课不说崞县话,说普通话。张老师师院毕业,21岁就参加工作在范中教书,教我们时已是中年,名声很响,是当年范中唯一的特级教师。有人追忆民国的大师,说他们身上有那种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之风,我觉得用到张老师身上,似乎也能道着一点了。他身材清瘦,穿着干净利落,话语不多,但声音很清亮。课堂上,他的语速总是不紧不慢,甚有条理,少有赘述,所以大家听他的课就要特别的专注,要是一个走神,就像坐车错过了站,不易追回来。他的板书又非常的工整,一字一行都见功夫,而且很少写错需要擦掉重写,很少用到黑板擦,好像黑板上要写的内容,事先已经在脑子里打好底稿一样。可见他授课用心之细之严已成为习惯。数学课本来略显枯燥,知识点又多,但他很少拖堂,四十五分钟一节课,利利索索四十分钟就把要讲的内容讲完了,然后他就在课桌间走道间来回的走一走。一开始大家都有点不适应,不知如何打发剩余的这五分钟时间。这在那么多老师中并不多见。
          张宁生老师教我们一年,与我们说笑不多,起初还以为他是个严肃刻板的人,后来渐渐熟了,也觉得他怪有意思。他曾几次在课堂上说起两位八三级的学长,一个上北大还是清华,一个上了中国科大,就在我们入学的那年,就在同一个教室。他饶有兴趣的给我们介绍两位学长各自的特点、特长;讲他俩各自如何用了不同的思路解一道很难的数学题,又如何殊途同归都得出正确答案;这时候,他一脸的得意,好像做题的人就是他自己。他甚至连那两位高徒坐在哪个位置还能记得起来,都一一指给我们看。我们在下面听着也颇受感染。每次说起这些,就好像又勾起他一段美好的回忆,他脸上的表情也丰富了,话就多了,嘴角也微微翘了起来,欣慰和骄傲之情溢于言表。惜才爱才,以自己得意门生为荣,是为师者常情,史上多见。欧阳修之爱苏轼,章太炎之爱黄侃,都是美谈。早在2015年的某天,远在美国的剑利转来张宁生老师的一篇怀念其父母的追忆文章,字字发自肺腑,感人至深。读来为之鼻酸良久,陪了不少眼泪下来。文如其人。读了此文,对张老师的认识和了解更是丰满些,又多了一分对他人品和学识的敬重。张老师与夫人及子女现居美国,儿孙满堂。祝张老师幸福安康。
          过了四十,人生已经逾半。为生计奔波,为功名困扰,被生活裹挟着几十年就这么过来了,为人夫、为人父,上有老下有小。再回头看这些事,是否有同学和我一样,少了成就感,多了无力感和挫败感。但也只能叹口气——时光焉能倒流、重新来过?好在我们渐渐能参透这易逝繁华,渐渐不为俗世的诱惑改变心的方向,慢慢的能够放缓追逐名利的脚步,开始关注始终都在身边陪伴我们的亲人和朋友,开始关注这些曾经被我们忽视了的平凡和美好。家乡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老范中的一楼一舍、可敬的老师和可爱的同学,也是这些平凡和美好的一部分吧。

    作者简介

    郭天祥,大林向阳村人,现居福建厦门,建筑设计院结构工程师。


    相关链接

      

      寻找•在老范中的日子

    寻找•在老范中的日子(6)

    【永恒记忆】寻找•在老范中的日子(7)

    【范中专栏】寻找•在老范中的日子(八)

    【长篇连载】苹果树下的传奇(1——5)

    【长篇连载】苹果树下的传奇(6——10)

    【长篇连载】苹果树下的传奇(11——15)

    【长篇连载】苹果树下的传奇(16——20)

    【长篇连载】苹果树下的传奇(21——25)

    【长篇连载】苹果树下的传奇(26——30)

    【长篇连载】苹果树下的传奇(31——35)

    【36—40】《苹果树下的传奇》郑成忠老师绝对是那种谦逊随和又踏实敬业的好老师,李尚恩老师的装束则很象皇老爹的作派……

    【长篇连载】(41-45)范亭中学组织全校师生拾柴火准备过冬

    【苹果树下的传奇】(46—50)却在近三十年后由李晋高先生完成了这—凤愿

    【苹果树下的传奇51—55】另一个亮点应该算当时的原平县王副县长,竟然是位风韵犹存,干净利落的中年女士

    【56-57】【苹果树下的传奇】八六年的九月,范亭中学那片硕果累累的苹果树比以往任何一年都气郁芬芳,终于迎来了收获的季节。

    【58-60】【苹果树连载】当时的物理课代表是女生王海琴,来自原平二中的初中班,和杨继平师出同门,后来入读中科大。

    【61-62】【传奇】在当年范亭中学842班兴趣小组火热的季节……不得不重新提起三个奇葩才子。

    【63】【传奇】不以结婚成家为目的的男女生爱情,除了耗费时间耽误正事外,一无是处。

    【64】【苹果树】一九八七年一天天地走近范亭中学,备战高考的气氛渐渐地凝重起来。有种胸膜炎的病症在八四二班疯行起来。

    【传奇65】因李克温老师和杜良文老师的人品和带班风格的不同,两班已经出落得风格迥异,甚至大相径庭

    【传奇66】亢老师不反对考场作弊,但强调作弊要有一定的技术含量

    【传奇67】郑成忠老师解读的英语复习题最为系统和有效率

    【苹果树68】碰巧在天气渐热的某一天,老范中教导处主任冯修成老师突然因病去世,冯老师是杜先生的死党之一

    【69】【苹果树下的传奇】八七年的毕业季正悄悄地靠近范亭中学的八四级同学......

    【苹果树70】皇老爹到范亭中学卖熟鸡蛋和煮黄豆的频率越来越高

    【苹果树71】仔细揣摸初高中各科老师的工资待遇,很快就泄了气,以我老家的家底,将来连媳妇都娶不起

    【苹果树72】针对我的失眠症状,杜先生提出了他的铜碗豆理论,大意是内心要强悍,相信自己的体质意志,要做—粒砸不烂,挤不垮的铜碗豆

    【苹果树73】一代又一代的范亭中学学子入学了,又毕业了,一位又一位象杜先生一样的授业教师年轻过又衰老了,但我们没有忘记他们。

    也忆城隍庙(一)

    也忆城隍庙(二)

    也忆城隍庙 (三)星夜“偷”炭记

    【刘红英】也忆城隍庙 (四)宿舍是冰窖

    【刘红英】也忆城隍庙(五)酸窝窝,想说爱你不容易!

    【刘红英】也忆城隍庙(六)你挑灯读书,我摸黑舞棍

    也忆城隍庙(七)回家,回家






    ◎ 本平台属于公益平台,致力于地方文化和优秀文学作品的传播

    ◎ 我们会不定期推送读者作品集锦,热忱欢迎广大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

    ◎ 投稿需原创首发作品,如平台录用会在三天内通知

    ◎ 投稿邮箱:3325270738@qq.com (欢迎原创投稿);

    ◎本文编辑: 黄蓉

    ◎特约校对: 春雨